BiostracksBiostracks APP

Biostracks APP(以下简称APP)能够记录用户旅途中邂逅的花鸟虫鱼,让旅途更有意义。通过随拍随记的方式,APP根据拍摄记录利用谷歌卫星地图生成用户专属的自然观察地图,标注用户的观测位置与行进轨迹以及沿途上的图片集。在APP上可以共享采集信息,同时也能发现他人在用户周围拍过的图片、遇到的物种、走过的路。即便在野外无网状态下,APP也能记录采集信息。此外,不单单是APP,Biostracks.cn还可以帮用户整理相机、外置GPS等设备的记录。Biostracks致力于帮助所有用户用最少的操作成为自然观察者,让大家的旅途更有意义,为科学做点贡献。

DCP:中国植物物种信息数据库DCP:中国植物物种信息数据库

该数据库由植物学学科积累深厚和专业数据库资源丰富的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中科院植物所、中科院武汉植物园和中科院华南植物园联合建设,面向国家重大资源战略需求和重大领域前沿研究需求,紧密围绕中科院独具特色、有着长期积累的、成熟的植物学数据库,充分运用植物学、植物资源学和植物区系地理学等有关理论、方法和手段,在顶层设计的基础上,依靠植物学专家,通过重复验证,制定通用的标准、规范和数据质量保证措施,以中国高等植物为核心,采集、集成、整合现有的各相关数据库,本数据库共涉及高等植物约300余科3400余属31000余种,其数据内容主要包括:植物物种的标准名称、基本信息、系统分类学信息、生态信息、生理生化性状描述信息、生境与分布信息、文献信息、图谱图片、微结构和染色体等信息。

DNA Barcode:重要生物类群DNA条形码库DNA Barcode: 重要生物类群DNA条形码库

该数据库参照国际DNA 条形码数据库的建设标准,结合参与单位承担的DNA 条形码建设与研究的实际经验,编制我国生物DNA 条形码数据库的标准规范。在该标准规范指导下,构建DNA 条码数据库结构和模型,以科学的结构化形式整理和保存DNA条码数据。以中国重要生物类群为对象,重点针对植物、鸟类、鱼类70 个重要类群的DNA 条码数据进行汇总、检测、筛选、整理、转换、整合,从而对标准规范进行验证,不仅形成结构化、可用于科学研究和工业生产的基础数据库,而且形成一套规范可行的工作流程,从而指导我国大规模的DNA 条码建设计划。采集和加工植物重要类群DNA 条码35000 个,鸟类DNA 条码2000 个,鱼类DNA 条码4000 个,同时采集与这些条码密切相关的样品采集信息、物种鉴定信息、条码引物信息、PCR 扩增信息、Trace File 信息,使数据总量达10 万条记录,存储量达32GB。通过信息共享平台,向公众发布数据库,以供科研和社会需要。

GenoBank: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数据库GenoBank: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数据库

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项目(以下简称“种质资源库”), 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的国家重大科学工程,依托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建设和运行,项目总投资1.48亿,建设内容包括种子库、植物离体库、DNA库、微生物库(依托云南大学共建)和动物种质资源库(依托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共建),以及植物基因组学和种子生物学实验研究平台。项目2009年11月通过国家验收,至今已建成有效保存野生植物种子、植物离体材料、DNA、微生物菌株、动物种质资源的先进设施;建立了种质资源数据库和信息共享管理系统;建成集功能基因检测、克隆和验证为一体的技术体系和科研平台;具备强大的野生种质资源保藏与研究能力,保藏能力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定位:致力发展为国际上有重要影响、亚洲一流的野生生物物种种质资源?;ど枋┖涂蒲逑?,使我国的生物战略资源安全得到可靠的保障,为我国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和生命科学的研究源源不断地提供所需的种质资源材料及相关信息和人才,促进我国生物技术产业和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为我国切实地履行国际公约、实现生物多样性的有效?;ず褪凳┛沙中⒄拐铰缘於ㄎ镏驶?。种质资源收集保存的具体目标为:第一个五年内达到6450种66500份(株),十五年内达到19000种190000份(株),其中包括重复保存的种类、复份、菌株和细胞株或细胞系。

特色:是收集保存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的综合性国家库,包括种子库、植物离体库、DNA库、微生物库(依托云南大学共建)和动物种质资源库(依托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共建),并建有国际先进的植物基因组学和种子生物学实验研究平台。主要学术方向为种子生物学、植物基因组学和?;ど镅?。

iFlora智能植物志iFlora智能植物志

iFlora是将植物学、DNA测序技术与信息技术相结合,通过系列关键技术的集成和攻关而研制,集标本(样品)收集、遗传信息获取、形态学和DNA数据分析为一体,为植物学专家、政府部门、行业和公众提供便捷、准确识别植物和获取相关信息的新一代“植物志”(智能化装备)。

通过工作机制的建立和标准规范的制定,依托已建设完成的科学数据库、研究所各科研部门深厚数据积累为基础,对iFlora研建急需的核心数据、基础数据和拓展数据三级信息水平上进行系统整合,构建我国维管植物iFlora标准数据库(Reference Library),据此建成了支撑数据汇聚、融合和服务的应用平台——iFlora信息平台(http://iflora.cn)。平台的建成将为iFlora的研制和应用提供全方位的信息化支撑,为海关、司法、药检等政府决策部门和社会公众便捷、准确了解与获取植物多样性和遗传信息提供全新的认知方式和平台。带动培育和拓展我国物种识别圈(Taxasphere)和生物文化圈(Bioliterate World),为物种起源、系统进化和生命之树等研究提供基础数据和研究启示。

目前,平台已完成涉及300科3434属39971种(含种下等级)物种的核心数据、基础数据和拓展数据三级信息的整合,并已发布“中国常见植物DNA条形码数据库”、“国家重点?;ひ吧参顳NA条形码数据库”、“中国药典药用植物DNA条形码数据库”三个专题的数据库。

中国高等植物资源和DNA条形码物种鉴定数据库公共服务平台中国高等植物资源和DNA条形码物种鉴定数据库公共服务平台

iFlora数据库包含基础分类数据库、DNA条形码数据库和图文数据库等?;》掷嗍菘馕镏置灾泄参镏居⑽陌妫‵lora of China)为基础,被子植物系统学以APG IV为基本依据;DNA条形码数据库已经有超过12万条标准DNA条形码数据,涵盖了上万种中国常见高等植物和99版红皮书国家重点?;ぶ参?;图文数据库已经完成了红豆杉属、三尖杉属、桫椤属、白桫椤属、黑桫椤属、翅茎草属、白珠树属、苎麻属、水麻属、紫麻属、牡竹属、香竹属等近200种植物的数据整理,还没有整理的物种直接引用“Flora of China”相关数据;iFlora数据库正在建设和逐步完善中,欢迎各位同行专家批评指正、联系合作和向数据库提供数据,正式版发布后将向注册用户提供数据下载。

Kingdonia:标本馆数据库

KUN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标本馆简称,为目前国内第二大植物标本馆。前身为云南农林植物研究所标本室,系原北平私立静生生物调查所与云南省教育厅合办、由著名植物学家胡先骕先生等于1938年创建的国内较早的植物标本室之一,1950年4月昆明解放后,云南农林植物研究所改名为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昆明工作站,1953年2月9日再改名为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昆明工作站,直至1959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正式成立。多年以来,KUN与国内外著名的标本馆及研究机构建立了稳定的标本互借、交换等业务关系,在中国乃至世界植物学研究、植物资源开发利用及生物多样性?;し矫婢哂兄匾匚?,是中国植物学研究的重要基地。截至2013年底,收藏了除藻类以外的植物标本137万份,是国内收集植物类群最全的标本馆。至今,KUN馆藏量仍然保持着非?;钤镜脑龀で魇?。